唐爱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具有鲜明特点

辽宁日报
时间:2019-10-14 20:16:29

核心提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即中国式民主之路。中国式民主的理论逻辑是什么?“发展-治理”是中国式民主的基本理论逻辑。在“发展-治理”框架中,民主既是目标(比如,民主化是现代化追求的重要目标),又是手段(民主基于经济社会发展以及社会治理的有用性)。从发展逻辑来看,民主建设要以追求经济社会的发展、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主体性成长为取向;从治理逻辑来看,民主建设要能够提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治理水平,维护现代化发展所需的秩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广泛、真实、管用的民主。从理论逻辑看,基于“发展-治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具有鲜明特点。


现实主义取向


从一般意义上说,推进民主有两种路径,一是理想主义,二是现实主义。理想主义路径把民主简单化为民主的价值、原则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直接外化过程,常常带有浪漫主义色彩。在革命时期,由于要发挥民主的政治动员功能,比较突出民主的理想维度。在和平建设时期,民主发展战略需要有所调整,现实主义路径更具实效性。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破除这样的浪漫主义:缺少制度设计等中间环节,将“人民当家作主”价值理念直接运用到现实。在对民主的认知上,强调“中国特色+民主理想”的有机结合;在对民主建设的战略选择上,将民主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国家治理有效结合起来;在对民主、民主政治的评价标准上,将民主的内在要求与外在实效结合起来。早在1987年,邓小平同志就提出:“我们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关键看三条:第一是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是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是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


追求有效民主


追求并推进能够积极创造发展、有效作用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有效民主。民主建设以现代化为取向,“积极创造发展”构成民主建设的核心任务。民主被构建为能够有效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整个社会进步的重要机制。其一,“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前提是破除传统社会主义观念。破除思想僵化、促进思想解放,关键在于民主。没有民主,就不会有思想的解放、理论的创新,也就不能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其二,(分权式)民主构成经济社会发展的社会动员、动力机制。中国共产党在“发展-治理”逻辑中去推进民主,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以分权式的民主建设,进行有效社会动员,调动人们的积极性,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活力。过去,我们常常只关注选举民主、协商民主等民主形式,不太重视分权式民主。实际上,分权是一种重要的民主形式。分权式民主对改革开放启动发挥了有效作用。一是以政治民主为取向的分权。比如,在中央与地方关系上,实现向地方的有效分权,强调权力下放,调动地方的积极性与主动性。二是以经济民主为取向的分权。经济民主,本质上就是国家向社会、政府向市场的分权。实际上,无论是政治民主还是经济民主,都为中国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动力与活力。其三,民主构成处理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的平衡机制。“积极创造发展”不仅指直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还包括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必要的平衡机制。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人们的利益诉求日益多元化、差异化,处理不好容易影响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民主的平衡功能,通过民主与法治的结合、协商民主等形式,有效解决利益矛盾,将利益诉求分化置于相对合理的界限,从而有效维护了社会稳定发展。


追求有序民主(化)


追求并推进能够创造社会秩序、维护政治权威的有序民主(化)。有知名学者指出,国家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首要问题是“秩序”,而不是自由,最糟糕的情况是“无秩序而有自由”。与激进民主化相比,中国的有序民主(化)有三个鲜明特点:一是将民主与法治结合起来,强调民主的制度化和法治化。二是将民主与党的领导统一起来。三是在与经济、文化、社会的相互促进、相互协调中推进民主,强调民主(化)不是孤立的,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追求治理民主


追求并推进能够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国家治理水平的治理民主。民主不能只强调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而要能与有效的治理联系起来。我们所追求的民主,必须是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的民主,否则就是无效民主。治理民主,不是单纯从抽象价值出发或从既定模式出发,而是从社会实际出发,着眼于整个社会发展与治理。比如,民主建设不能削弱国家的治理能力,影响权威。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正是在“治理逻辑”下推进民主,或者说,通过诸多领域的民主改革,不断提升国家治理水平。一是基于党的执政能力推进民主。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治理体系”“国家治理能力”等概念的提出,标志着我们党将民主政治建设、国家建设推上一个新台阶。二是基于基层治理推进基层民主。率先探索的基层民主不仅着眼于基层民众的政治参与和社会权利,而且着眼于基层群众自治,提升社会治理水平。


各层面同步推进


围绕党、国家和社会各个层面推进民主。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民主建设在党、国家、社会三个层面同步推进。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民主不仅表现为政党-国家所形成的权力开放性,也落实为国家与社会二元分离所形成的社会独立性与自主性,利益诉求差异和分化所形成的社会多元化。当然,“社会民主化”是以一种渐进方式展开的,强调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社会民主的实现路径。


党的领导是核心


推进民主的主体力量是多元的,既有政党-国家主体,又有社会主体。其中,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领导力量和核心力量,是推进民主的最重要主体。市场经济推动当代中国政治形态转型,“全能主义政治”不断走向多元化,推进民主的力量既有党的领导,也有个体、社会组织等社会主体。 [唐爱军所在单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新媒体编辑:张春红 张艺凡 

责任编辑:王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