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钢老工人回忆:“为了共和国第一炉铁水,咱拼了”

辽宁日报/吴 限
时间:2018-09-05 20:59:11

辽宁省档案馆收藏着一批辽宁工业建设的老照片。这些历经60多年时光已经泛黄的老照片,记录了辽宁作为共和国长子在各个历史时期所取得的辉煌成就。记者选取有代表性的3张国家“一五”建设时期的鞍钢老照片,采访背后那些激动人心的故事,以此回顾辽宁作为共和国长子“忠诚担当”“创新实干”“奋斗自强”的光辉历程。


ac0e74c412d24a7b.jpg

鞍钢一号高炉的工人们正在传阅毛主席给他们的复信。


0e7b590e548039bf.jpg

1948年,被拆空的鞍钢第二制钢厂。


c3f16e9b571969ba.jpg

新中国第一炉铁水。


大型钢厂成废墟


第一张照片拍摄于1948年,鞍钢第二制钢只剩下一堆空架子,厂区内杂草丛生,满目疮痍。辽宁省档案馆工作人员蔡冰介绍,这是1948年2月鞍山解放时,鞍钢被破坏的情景。


“作为一个亚洲屈指可数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鞍钢在日本占领期间已经形成年产100万吨钢的规模。”蔡冰解释说,战乱后,鞍钢的设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记者在鞍钢老工人詹建功的回忆文章《新中国第一炉铁水》中看到这样的描述:“当时(指1948年,编辑注),整个鞍钢从南到北,四五里长的中央马路上看不到人,路两旁枯草过人;架在半空的瓦斯管道都生了锈,有的还裂了缝,上百个大烟囱没有一个冒烟的,有的烟囱上面已垒了鸟窝。炼铁厂更是荒凉得惊人,斜桥、炉膛、管道七扭八歪,日本人撤走时还故意不把铁水放净,炉膛里凝结了100多吨的大铁坨子;国民党接收以后倒卖了很多重要的机器零件,剩下的设备几乎没有一台是完整的。一个被留用的日本冶炼专家断言‘恢复鞍钢,谈何容易,需要美国的资金、设备,日本的技术和20年的时间,而现在你们一无所有,这里只能种高粱’。”


主人翁打破“只能种高粱”的妄言


日本人说鞍钢“只能种高粱”这一断言,最终被以“老英雄”孟泰为代表的鞍钢工人打破。 


记者在档案馆看到一张拍摄于1954年的照片,老工人孟泰正和工友们讨论生产问题,背后鞍钢的高炉烧得正红,孟泰胸前挂着勋章,脸上满是沟壑。


鞍钢恢复生产时,设备和器材都十分短缺,在既无组织号召,也没有领导指派的情况下,孟泰不声不响,跑遍了十里厂区,刨冻雪抠零件,扒废铁堆找原材料,捡回了上万种零部件,建成了“孟泰仓库”。修复鞍钢第一座出铁高炉所用的零件,全部来自“孟泰仓库”。

      

曾任鞍钢铁路修建公司党委书记的倪炳阳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孟泰仓库里,一排排木架上放着高压水阀、三通、弯头、活接等器材,至少也有几千件,有的已经被擦拭得锃光瓦亮。当我与他握手时,发现孟泰的手不仅布满老茧,而且沾了许多有些扎人的白色粉末。经过孟泰解释,我才知道,为了节省汽油,他竟用砸碎的玻璃粉末研磨修复满是锈垢的器材。”


鞍山市委号召群众以孟泰为榜样,在鞍钢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的献交器材运动。半年时间,曾经死寂的鞍钢在孟泰等人的带领下展露出勃勃生机。炼铁工人白手起家,没花国家一分钱就把二号高炉修复起来,使整个鞍钢仅用16个月就全面恢复生产。


1950年8月中旬的一天,四号高炉炉皮烧穿,铁水与冷水相遇产生爆炸。孟泰完全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顶着浓烟,冒着不住喷射的水柱,冲上炉台抢险。孟泰冒着生命危险排除险情的事迹在工人中间广为传颂,于是,孟泰有了“老英雄”的称号。


1950年,孟泰被政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孟泰身上集中体现了辽宁工人阶级爱厂如家、艰苦创业、自力更生的可贵精神。这种主人翁精神在今天更加弥足珍贵。孟泰精神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企业精神的具体体现,它代表了上世纪50年代中国工人阶级的风貌。”蔡冰说。


看到第一炉铁水,流下兴奋泪


第二张照片是鞍钢恢复生产后炼出第一炉铁水的情形。


詹建功,曾任鞍钢炼钢炼铁厂炉前组长、技师,他曾在炼铁炉前干过40多个年头。


詹建功回忆:“开炉准备工作越是临近尾声,工作量也越大,很多工人干脆搬到厂里连轴滚上了。有的把老婆孩子打发到乡下亲戚家,有的给瘫痪的老娘贴上满满一锅大饼子,自己进了厂。在最后那十几天里,工人们更是做出了超常的努力。大家把高粱米和土豆拎到厂里,高粱米和土豆一盒煮出来,撒上几个盐花,就坐在炉前沙堆上吃起来。大伙把炉台下面的洞子围起来,放上几块木板,铺上几把干草,再垫上半块砖头,就是临时宿舍。谁也没有固定床位,干完活儿下来,哪儿空着就躺在哪儿。工人们一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不计其数,十天半月不回家的不足为奇,谁也不说什么,就是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为了共和国的第一炉铁水,咱拼了。”


1949年6月26日,是詹建功和工友们终生难忘的一天。这天,整修一新的二号高炉正式点火开炉了。炉台上红旗招展,鞭炮齐鸣,市里的、公司的、外厂的代表和本厂的职工,把宽敞的炉台挤得满满登登,大家既兴奋又担心,都在等待那盼望已久的时刻的到来。公司送来一块大铜牌子,上面金晃晃镌刻着“鞍山钢铁公司第二号高炉”几个大字,庄重地悬挂在炉身东北面的大柱子上。万事俱备,只待开炉。当时,詹建功等一帮老炉前工们都在炉台上忙乎,把炉前几台主要设备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把铁沟、砂口铺了又铺,垫了又垫,生怕在这关键时刻有个什么闪失。出铁的钟声响了,詹建功和几个有经验的老工人操着长长的钢钎,朝着出铁口猛力捅去。瞬间,一条金色的铁流奔腾而出。人们望着这滚滚“金龙”,在瞬息沉默之后,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看着那建立新政权后为劳动人民自己流出的第一炉铁水,在场的很多人在震耳的欢呼声中流下了兴奋的泪水。


蔡冰说,鞍钢炼出的第一炉铁水不仅标志着鞍钢从一片废墟上崛起,它的特殊意义还在于,中国钢铁工业从此站上了一个新的起点,从这里奔涌而出的第一炉铁水,恰如一个开闸的源头,贯通了新中国奔腾不息的钢铁洪流,为新中国汽车、飞机、武器和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重要的保障,成为全国重工业发展的基础。


“我们有时间,有能力,有燃烧的信念”


第三张照片(见主图)是鞍钢炼铁厂一号高炉的工人们正在阅读毛主席给他们回信时的情景。


在省档案馆我们看到这样一组数字:“一五”计划结束时,鞍钢新增炼铁能力127万吨、炼钢能力184万吨、轧钢能力131万吨,分别占当时全国钢铁工业新增产量的37.5%、65.3%、82.5%。“可以说,当时新中国建设所需的钢材一半以上是鞍钢提供的,供应了全国2000多个生产和基本建设单位的需要。累计上缴利润22.4亿元,超出了同期国家对鞍钢的基建投资,胜利建成了我国第一个大型钢铁生产基地。”蔡冰说。


鞍钢集团原总工程师、工龄超过40年的老工人龙春满回忆说:“那时候,一提鞍钢,都翘大拇指,是老大哥。国家也厚爱,集全国的财力和人力建设鞍钢。那时的鞍钢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集体主义都是那个时代的关键词。人们面对崭新的中国,就像王蒙在《青春万岁》中写的,‘我们有时间,有能力,有燃烧的信念,我们渴望生活,渴望在天上飞。’”


对于大部分鞍钢人来说,那段记忆并不遥远,它一直被珍藏着。蔡冰介绍说,作为新中国钢铁工业的长子,鞍钢曾经是那段岁月里的一面旗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一己之力支撑起了共和国钢铁工业的半壁江山,并支援了全国的钢铁工业建设。


在这片废墟上建起来的钢厂,诞生了新中国钢铁工业史上一个又一个“第一”,鞍钢工人兴奋地给毛主席写信,报告这一喜讯,并把他们生产的中国第一根无缝钢管切下200毫米,献给了毛主席。1953年12月24日,毛主席给鞍钢全体职工复信祝贺:“大型轧钢厂、鞍钢无缝钢管厂和第七号高炉的提前完成建设工程并开始生产,是1953年我国重工业发展中的巨大事件。”


“一五”期间,鞍钢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时修铁路,建厂房、桥梁以及巨型机器的机架、机座等材料,轮船兵舰上的龙骨、拖拉机上的履带、制造无缝钢管的管坯,都来自鞍钢。鞍钢支援全国的钢材就有1200多万吨,调出的钢材支援了武汉长江大桥、第一汽车制造厂、玉门油田、三门峡水电站以及包钢、武钢、攀钢等国家重点工程。


“一五”期间,鞍钢人的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共抽调1.1万多名干部和技术人员、6万多名技术工人,支援了全国27个省、自治区、市,为300多个单位培养了7万多名干部、工人和实习学生。               


(省档案馆供图)


共和国长子尽显忠诚与担当


□蔡 冰


在新时代辽宁精神的表述中,“长子情怀”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泛黄的老照片向读者展现了国家“一五”建设期间以鞍钢为代表的辽宁广大职工,忠诚担当、创新实干、奋斗自强的历程;通过“老英雄”孟泰等劳模爱厂护厂、技术创新等大量史实,呈现了辽河儿女的奉献精神,大量无可争辩的数字描述了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鞍钢作为我国第一个大型钢铁生产基地的时代风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辽宁作为工业基地、共和国长子,承担了“一五”计划中156个国家重点项目中的24项,为国家经济的恢复与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辽宁人民爱岗敬业、忠诚奉献,攻坚克难、开拓进取,展现了共和国长子的忠诚与担当,辽宁大地涌现出了孟泰、王崇伦等一批批模范人物,他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迹,他们身上所具有的信念的力量、大爱的胸怀、忘我的精神、进取的锐气,正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好写照,是“长子情怀”“忠诚担当”精神的生动展现,树立了共和国精神领域的时代坐标。


蔡冰 辽宁省档案局(馆)档案保管处处长


新媒体编辑:王晓领